m.vns12356.com 1

四川九寨沟县人民医院震后首个宝宝出生,她的名字叫

中新社九寨沟8月10日电 题:九寨沟“地震宝宝”:她的名字叫“平安”

四川在线消息8月9日上午10点02分,在九寨沟县人民医院,一个女宝宝发出了生命中的第一声哭声,这是该医院地震后出生的第一个宝宝。

作者 王鹏

但是宝宝的爸爸却没有出现她的身边,爸爸去哪儿了?此刻,宝宝的爸爸正在九寨沟县的另一家医院内为地震的伤员做着手术,而且是连着3台。

8月9日10点02分,九寨沟7.0级地震发生12个小时后,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一个6斤6两的女婴来到了世界。这是九寨沟地震后,当地出生的第一个孩子。

这位坚守岗位,连孩子出生也没有顾上的医务工作者,叫左国平,是九寨沟县中藏医院的院长。

10日上午,记者在九寨沟县人民医院妇产科病房见到宝宝时,她正躺在婴儿床上,裹着小花被,睡得香甜。奶奶左春菊坐在旁边照看,母亲李红霞则躺在病床上小憩。

m.vns12356.com 1

李红霞今年43岁,是县人民医院的眼科医生。由于科室人员紧张,直到8月8日,她仍在坚持工作。她的丈夫左国平同样是一位医生——九寨沟县中藏医院院长、骨科专家。

宝宝的爸爸左国平医生,当时在其他医院救人

地震发生时,夫妻俩都在家里。第一时间安排父母把妻子送到县人民医院后,左国平立即赶往中藏医院。

白天请假,晚上到岗,凌晨手术

也许是受到了地震的惊吓,还未到预产期的李红霞住进医院后不太舒服。9日凌晨做了胎检后,医生建议她接受剖腹产手术。

“孩子就要出生了。”8月8日白天,工作结束后的左国平请了假,准备在孩子出生前好好照顾一下老婆,“预产期就在这几天。”

“这个情况我跟他说了,我们本来打算推迟两天做手术,因为会有伤员,不想跟他们抢床位。”李红霞说,在医生的坚持下,她最终在9日上午接受了手术。

今年44岁的左国平对即将到来的小生命格外期待,这是他的第二个孩子,他的大儿子已经13岁了,能在这个年纪又添一个宝宝,他很珍惜也很感恩,“老婆怀孕以后我也一直在忙,这几天一定好好陪陪她,弥补一下。”

而左国平则从9日凌晨2点40分就进了手术室,出来时已近11点。此时,他的小公主已经出生快一个小时了。

但是8日晚上,左国平的计划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打破了。地震发生后,他迅速作出了一定有伤员的初步判断,“请假不能作数了”,而且未来好几天自己可能都不能待在家里了。他和夫人李红霞商量后,将她送到了九寨沟县人民医院,而自己则回到了九寨沟县中藏医院的岗位上。

10日上午,记者在中藏医院见到左国平时,他刚刚查看完地震伤员。医院地震后共救治了60多名伤员,重伤员已转院至成都。医院的院子里,搭起了十多顶救灾帐篷,伤员们躺在病床上休息。

m.vns12356.com,随着抢险救援的快速展开,伤员陆续运抵医院,作为医院骨科方面的带头人,左国平当仁不让的带领同事们迅速展开了救治。

说起孩子出生时没能陪在妻子身边,左国平无奈地笑了笑。“作为父亲,孩子出生时应该在身边,但医生的职责是大灾面前工作为主。”这两天,左国平做了“不知多少台”小手术,5台大手术。

一个个医疗方案很快出炉。“这两个伤员伤情很重,需要立刻手术,其中一位是两个部分骨折,手术要做两次。”9日凌晨2点40分,左国平走进了手术室,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上午11点。

“知道孩子出生后我赶紧去医院了,看了她们几眼,因为还有两台手术等着我,就匆匆离开了。”左国平说,等忙完了,有空了,一定多陪陪老婆。

此时,他的小公主已经出生快一个小时了。

宝宝出生后,奶奶左春菊一直在病房照看。不善言谈的她看着宝宝,面露笑意,“孩子非常乖,不怎么哭闹。”

08年汶川地震,左国平是九寨沟县第一批抵达灾区展开救援的医疗队的负责人,“我是个有着十多年党龄的党员了,这次抗震救灾,我也一定会发挥自己的作用,站好岗守好位。”左国平说。

在九寨沟县人民医院,新生命正陆续降生。10日上午10点20分,又一个7斤2两的男婴诞生了。与此同时,还有2例剖腹产手术正同时进行。

昨天上班,晚上腹痛,今天产女

“孩子在地震后平安出生,我觉得很幸运。”昨天经历了剖腹产手术的李红霞仍较虚弱,她说,孩子的平安出生是她最大的幸福。不过,她还没有想好孩子的名字。

李红霞今年43岁,虽然是高龄产妇,但她直到昨天都还在上班,“没办法,医院里眼科医生人手不够,红霞就选择了一直在岗。”左国平说,李红霞还安慰他,没事儿,反正人在医院里,出不到事儿。

第二次当父亲的左国平却有了自己的想法。“孩子在这样的时刻出生,我觉得有特别的意义,大灾面前,母子平安。孩子的小名,就叫‘平安’。”

可能是受到了地震的惊吓,昨晚住进医院后,李红霞出现了阵痛,宝宝比之前预计的要提前几天出来了。经过医生检查,今天上午,李红霞接受了剖腹产。

原标题:九寨沟“地震宝宝”:她的名字叫“平安”

“宝宝几点出生的啊?”“我不知道。”“宝宝多重?”“还没来得及问。”“现在见到宝宝了吗?”“刚才看了几眼,因为还有两台手术等着我,就离开了。”

“这些我真的还不知道,很遗憾很愧疚,对不起孩子和老婆。”随着记者的提问,左国平的眼眶渐渐红了,但他又很快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我不后悔,如果重新让我选择,我还会这样。”

今天刨腹产以后,李红霞只匆匆见到左国平一面。“真的就是一面啊,左院长就‘一闪而过’了。”九寨沟县人民医院妇产科的护士黄金说,左国平是县里的骨科专家,很多手术都离不开他,所以他一直是很忙很忙的状态,“不只是这次的事儿,平时左院长就以敬业和专业著称,我们都很敬佩他。”

“在这里,很多人家里都受灾了,但大家都坚守在岗位上。”看着医院里四处都是步履匆匆的医生和护士,左国平说,自己并不是特殊的一个,自己的选择,是一个共产党员和一个医务工作者必然作出的选择。

“女孩,6斤6两,10点02分出生。”下午4点,记者打听到了关于宝宝的信息,想找到左国平告诉他,却被医生们告知,“左院长又做手术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