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嵌入式司法服务助推县域治理现代化

以法治为原则,统领人情、伦理,才是化解乡村矛盾的正道、消解乡村冲突的正途、走向乡村善治的正轨

从“管理”到“治理”,一个字的变化彰显出我党执政理念和治国方略已经从一元化“管理”转变为多元化“治理”,突出强调政府、社会、公众的协作性和法治的保障性。

不久前热播的电视剧《小镇大法官》,深刻描绘了基层法治生动而复杂的图景。剧中呈现出两种“基层法治观”,一种兼顾人情冷暖、以情释法;一种有板有眼、用法律规范乡俗伦理,它让观众跟随剧情深入思考:哪个更适合“乡土中国”?实际上,两者并非简单的非此即彼。如何在情理法之间寻找结合点,始终是基层治理法治化过程中绕不开的课题。

司法服务;治理;嵌入式;法治;群众

改革开放30多年,我国基层治理已经步入制度化、法治化轨道,但乡村仍然是法治建设的薄弱环节。在城镇化加速推进过程中,乡村一方面社会矛盾多发高发,另一方面又面临着法治力量不足、村民法治意识淡薄的困境。依法治村是必由之路,其中却又掺杂着各种风俗、伦理与人情。法律体系已经形成,但有时“上气”不接“下气”,执行跟不上制度,给权力留下了任性空间。

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建立“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社会管理体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进而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从“管理”到“治理”,一个字的变化彰显出我党执政理念和治国方略已经从一元化“管理”转变为多元化“治理”,突出强调政府、社会、公众的协作性和法治的保障性。

辩证地看,问题的存在也为基层法治创新带来了动力。问题导向的法治路径,成为中国基层治理的重要特色。很多基层司法人员感叹,在农村推进法治,既需要对社情民意的感悟,又需要法理人情的融合。在办案方式上,全国各地出现了不少创新。笔者调研时遇到“全国优秀法官”黄植忠,他主张“多解扣子,少敲锤子”,其“调解四法”让撤诉率达八成以上,化解了不少矛盾。在他眼里,农村的很多案件如果一判了之,看似简单快捷,但乡亲们可能会因此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如果说“案结事了”体现法官水平,那么实现“人和”则体现法官境界。这就要求基层的司法工作者,要有包公的心、宰相的肚、婆婆的嘴、毛驴的腿。

近年来,陕西省富县人民法院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将司法服务有机嵌入基层社会治理平台,推行“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便民联动机制,推动形成了“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干部联村”县域社会治理新机制(下文简称“两说一联”机制),收效明显,受到了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的肯定。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指出,“群众说事,法官说法”便民联动机制,是把村民自治与法治手段、法治思维相结合,把法律与道德、法律与乡规民约相结合的好做法,是乡村治理和县域治理的好载体。

感受到基层法治任务繁重、工作不易,才更能理解机制创新的重要性。广东省惠州市为了将法治引入基层纠纷化解,聘请律师担任驻村“法制副主任”。过去,律师基本活跃在城市,而村民很少能够见到。如今,“法制副主任”让法律从手册中走出来,不再是摆摆展台、发发材料;在纠纷处理中,他们成为缓冲第三方,消解了对立双方的信任危机。在基层治理的法治土壤中,“法制副主任”好比催化剂,一点一点唤醒村民的法治意识。如今,惠州很多村民在遇到矛盾纠纷时,不再像以前那样说“我打你”,而是变为“我告你”。惠州实践启示我们,法律信仰需要通过一系列社会活动、诉诸群众的经验和感受才能形成。

“两说一联”机制包括“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干部联村”三个有机组成部分,其最大特点在于通过嵌入式司法服务,将法律服务有机嵌入县域社会治理平台,实现了被动司法和主动服务的有机结合,是人民法院参与县域治理的好模式。实施中具体要把握好三点:

在全国,类似惠州的创新随处可见。比如湖北恩施州的“法律诊所”,法官定期“坐诊”或主动“预约”,为群众开展全方位法律援助服务;陕西富县的“群众说事室”,推行“群众说事、法官说法”工作机制……只有成为人民群众“身边的法”“家常的法”“管用的法”,基层法治才能获得不竭的发展动力,才有坚实的支撑。可以说,“乡土中国”法治创新的火热实践,正引领基层治理走向善治之路。

一、科学选择嵌入平台。司法服务必须针对不同的社会群体,借助适当的平台来实现,这个平台不应当局限在人民法院自有的审判、执行工作平台之上,而应充分地利用好现有的其他社会治理平台,提供嵌入式司法服务,推动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法官说法”不是一个孤立的工作机制,而是将“法官说法”嵌入到“群众说事”这一村民自治平台当中,在村委会组织涉“事”群众进行“说事”,解决本村待办的难事、待干的实事、待决的大事、待理的乱事、待处的纠纷的过程中,由联系法官以“拉家常”的方式围绕上述事情涉及的法律问题,进行说法释理、答疑解惑、明断是非,引导群众自觉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处理问题,从而发挥其传播法治文化、推动基层社会依法自治的目的。

m.vns12356.com,需要强调的是,基层法治创新并非只要温度不要威严,而是要推动改变“情—理—法”的积习,走向“法—理—情”的排序。在乡村治理中,群众诉求越是家长里短、多元多变,越需要用法治思维审视问题、解决矛盾。无视规则去“摆平”“搞定”,图一时方便而埋下发展隐患,看似高效的背后却是资源浪费和矛盾积压。以法治为原则,统领人情、伦理,才是化解乡村矛盾的正道、消解乡村冲突的正途、走向乡村善治的正轨。

二、科学确定嵌入内容。提供嵌入式司法服务,还应当科学选择嵌入内容,妥善处理好被动司法和主动服务的关系,做到既能充分承担社会责任,发挥社会功能,提供有效司法服务,又不妨害司法功能,过度介入和干预社会生活,打破权力运行的顶层设计。通过“两说一联”机制的成功实践,我们找到以下五点嵌入内容:一是宣传法律政策,弘扬法治文化,教育和引导基层群众自觉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处理问题。二是调处矛盾纠纷,指导人民调解。三是提供法律咨询,及时答疑解惑。通过认真解答群众提出的法律问题和法律困惑,为群众提供便捷周到的法律服务,指导基层群众理性维权、依法维权。四是列席村民议事,提出法律意见。五是提出司法建议,堵塞管理漏洞。针对发现的基层社会管理中漏洞和薄弱环节,提出相应的司法建议,指导帮助村委会等基层组织准确把握矛盾纠纷发展态势,抓早抓小抓苗头,努力将不稳定因素化解在萌芽状态。

基层法治实践是法治中国的重要部分、法治昌明的底色。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对各类社会矛盾,要引导群众通过法律程序、运用法律手段解决,推动形成办事依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良好环境。”当法律意识不仅出现在书本上,也出现在田间地头、村前屋后时;当乡村干部带头守法,并依法化解纠纷时,法治才能给人以盼头,让人尝到甜头,信法守法用法才有劲头。

三、科学运用嵌入方法。提供嵌入式司法服务,在方法上必须体现“便民”二字。就“两说一联”机制来看,体现了四便原则:一要便于群众联系。公布了联系法官的姓名、照片、职务、工作职责和通讯方式等信息,让群众知道遇到法律难题去找谁;二要便于及时服务。坚持法制宣讲会上说、法律咨询当面说、行动不便上门说、见面不便电话说、调处纠纷现场说,能够上门服务的就上门提供服务,能够当场服务的就当场提供服务,能够电话服务就及时通过电话提供服务,努力让群众在第一时间享受到便捷周到的司法帮助;三要便于群众理解。要将群众语言融入法治思维和法律伦理之中,用群众听得懂的语言来解释法律,化解矛盾;四要便于群众监督。让人民群众了解司法、宣传司法,通过“阳光司法”,让人民群众在参与司法中监督司法,听取群众意见,提升司法水平,树立司法公信。

(作者系陕西省富县人民法院院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