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股票(stock)报,林业保证筹谋长久之策

  保监会主席助理、新闻发言人袁力表示,到目前为止,据不完全统计,现金捐款已经超过了6000万元。

  本报记者 张然

  据悉,对于能繁母猪保险的赔偿,保监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能繁母猪保险工作的紧急通知》等几个文件,要求保险公司从大局出发,因地制宜,使受灾的农户能够尽快的拿到赔款。

  南方的冰雪正逐渐消融。随着灾后重建的全面展开,灾后农业保险理赔工作转入全面查勘、定损和理赔阶段。中国保险业建立巨灾风险机制的呼声也日渐响亮。

  据不完全统计,有6万多头承保的能繁母猪冻死。袁力表示,虽然在能繁母猪保险的条款中,冻死并没有列入到保险责任范围之内,但是各家试点的保险公司从保护农民切身利益、促进生猪生产、稳定市场供应等大局方面考虑,及时的给予了赔付。

  灾后农民认识保险

  截至2月19日,农业保险赔付额为4463万元。相对于数百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来说,保险公司支付的赔款,只能算是杯水车薪。农业生产的巨大损失与保险赔付损失补偿的落差引起人们的关注。

  “目前的赔款构成机动车辆险和企财险、建工险占比达80%以上,而受巨灾影响最大的农业领域投保率很低,赔款占比并不高。”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袁力表示。

  雪灾后,保监会对各家保险公司提出“超常规理赔服务要求”,要求只要与灾害有直接关系并在合理范围内,要能赔尽赔,绝不能惜赔、拖赔,甚至拒赔。农业保险业务大户中国人保去年承保生猪4146万头,其中能繁母猪2443万头,业务覆盖面达到53%,占全国能繁母猪承保总数的85%。人保集团副总裁王毅告诉记者,人保早已开通“理赔绿色通道”,确保了受灾农村地区理赔工作快速实施,截至2月20日,人保已向灾区支付能繁母猪保险赔款3179万元。

  在冰雪带来的惨痛损失面前,农民们对农业保险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和更迫切的渴望。

  在苏州,当地预估雪灾赔款超过6亿元,其中,已付赔款1800万元。“多亏了苏州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这次雪灾中死掉的鸡每只赔了8元钱。”太仓养鸡专业户王卫国欣慰地说。

  “过去是求我入保我都不入,现在是我要入保。”四川农民刘内强告诉记者,前些年村里还组织过参加农业保险,但掏钱的人很少。灾后村里许多人都表示今年要上农业保险。

  适销对路险种稀缺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从保监会提供的数据看,目前保险业已付赔款12.8亿元,按照预估,根据以往经验赔付率约在3%至5%之间。而国外巨灾后,保险赔款可承担30%以上的损失补偿,发达国家甚至可达60%、70%。

  如此大的缺口凸显了我国巨灾保险制度的不完善。在这次灾害中,由于一些农作物品种的保险尚未启动,使农业保险的报案率和最终赔款占总损失比例明显偏低。湖南在这次雪灾中有1300万亩油菜绝收,没有得到保险赔偿,是因为没有这个产品。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袁力还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投保能繁母猪险,农民拿12元,国家财政补贴48元,即使这样,还是有些人没有投保。但这次雪灾是特事特办,仍然赔付了。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策”。

  江苏省宜兴市继去年推出水稻、农机和能繁母猪保险后,2008年再推出小麦和油菜两个政策性农业保险险种,由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宜兴支公司承保。据介绍,宜兴每亩小麦和油菜的保险费都是15元,保险金额为350元。宜兴近40万亩小麦、8.9万亩油菜投保,投保率为100%。保险费不用农民交一分钱,全部由财政支付。而这样的政策是财政捉襟见肘的欠发达地区望尘莫及的。

  近年来,我国的巨灾频率和损失程度正在呈不断上升趋势。但现有的商业保险公司中,仅人保、中华联合及3家新成立的专业农业保险公司承保农业保险;且能够满足农业保险需求的产品远远不够。

  将建巨灾保险制度

  有专家指出,此次雪灾有可能是中国保险业面临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保险赔付。保监会主席吴定富日前表示,此次灾害过后,保监会将会同有关部门向国务院提出相关方案,在政府的主导下建立起我国的巨灾风险机制。

  目前,我国的农业保险仍然处于探索阶段。虽然有政策“保驾”,但农业保险属于高风险、高赔付的险种,开展农业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仍免不了同时承受着自然与市场的双重风险:保费高了保户承受不起,低了保险公司后续经营无力维持。因此农业保险对保险机构来说,仍然是一块不敢大咬特咬的奶酪。因为目前还缺乏调动保险公司积极性、确保可持续经营的政策措施。

  从国际上看,很多国家都建立了巨灾保险制度,在设立巨灾基金、再保险安排等方面都给予政策支持,很是值得我们借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